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乱世佳人-一战小说《战役》序文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64 次

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的堑壕战在英国军队里催生了西格弗里德沙逊和威尔弗雷德欧文那样的大诗人,德国军队里则出现了好几位小说家。最有名的要数《西线无战事》的作者雷马克,他曾亲身在壕沟里交兵和受折磨,后来又以壕沟日子为体裁创造,作品有自传颜色。这部小说原本就热销,被好莱坞拍成电影之后更是成为传世经典。重视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德国政治思维流变的朋友或许会留意恩斯特云格尔(Ernst Jnger)的小说《钢铁风暴》。另一位壕沟小说家路德维希雷恩的《战役》在我国的知名度较低,但其实十分值得一谈。

这三部小说的作者都是血洒疆场的德国武士,描绘的都是消灭人道的堑壕战,但战役给他们的经验不大相同。云格尔是一度叱咤风云、遭到追捧的战役英雄,他刻画的是铮铮铁汉的傲岸形象,他笔下的战役是哲学含义上的事情,是扫荡人世全部坏处的圣火。咱们不好说云格尔是宣扬战役的军国主义者,由于他的政治思维十分复杂,后来成为对立希特勒的志士,但他笔下的的战役明显不是丑陋的。雷恩和雷马克的作品比较类似,实际上是自传体的反战小说,极力揭穿战役的严酷、无谓和荒唐,体现重压之下的人道。曾有不少人,比方第一任西德总统特奥多尔豪斯,把雷恩和雷马克的作品混为一谈。我觉得要谈雷恩确实很难绕开雷马克,由于他俩的小说有许多类似之处。当然雷马克的知名度远远高于雷恩,原因有许多,其中之一恐怕是,《西线无战事》是比《战役》妙得多的书名,也更令人难忘。我主张读者假如读过《西线无战事》,无妨再读读《战役》;假如两本都没读过,无妨一同读。

breathe
乱世佳人-一战小说《战役》序文

雷恩和雷马克写的都是十分微观的“壕沟实际主义”小说。人物都是底层小兵,有台词和情节的人物傍边等级最高的不过是连长,营长都很少出面,更不要说更高档的军官乃至将领了。两部小说的首要情节都是一般战士/士官的琐碎日子:行军、露营、吃饭、吵架、在压抑的壕沟里找乐子(两个班竞赛谁的茅房里的“粪塔”更高、放哨时看自己捉住的虱子能爬多远)、与官僚气的上级奋斗、忍耐轰击、性苦闷、作战、挂彩、在医院的阅历等等。从这些故事底子看不出整个战局的开展。这或许契合实际:基层武士像家畜相同被驱赶来驱赶去,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又为什么要去那里。他们是冷酷的的消沉参加者。

《战役》里没有保家卫国或许开辟降服的豪情壮志,有的仅仅挨饿、惊骇、精力溃散(靴子被卡住了,解决办法竟然是脱光全身)和战友友情。有意思的是,雷马克小说里还描绘过与敌人的浴血奋战,雷恩小说里却简直从来没有直接描绘过敌人。敌人一直是个悠远的、含糊的概念。雷恩也简直一直没有描绘过详细的战役。关于战役后期德国的颓势,雷恩是从旁边面反映的,比方战士把自己的皮靴靴底割下来寄回家,由于老百姓现已搞不到皮革;阿尔萨斯战士叛徒到法军那儿;前哨与后方的隔膜与互不信赖越来越严峻等等。从这些方面看,雷恩既在直接描绘战役,又故意与战役拉开了一点间隔。

就写作风格而言,《西线无战事》较为乱世佳人-一战小说《战役》序文富丽和生动,有许多抒发和评论,某些华章乃至可以说画中有诗。而《战役》简练直白,拿手寥寥数笔的白描,鲜有情感流露,显得冷峻严厉,好像不屑于烘托爱情,似乎这样直接、光秃秃、泰然自若的叙说就满足震慑了。这样的写法(形似)是对实际的不加修正润饰的记载,有的读者或许会觉得它过于粗糙简略和“流水账”,但绝大多数人(尤其是今天读者)没有体会过实在的堑壕战,所以《战役》这样开门见山的机械记载当然有时显得烦闷,反映的却是实在的前哨日子,可谓一份前乱世佳人-一战小说《战役》序文史材料。在这方面,我总觉得《战役》有点像英国作家罗伯特格雷夫斯的壕沟回忆录《向那全部离别》(Good-Bye to All That),不过格雷夫斯的作品对错虚拟,而雷恩的是小说。

雷马克在一战期间是小兵,所以写小兵的日子称心如意。雷恩略有不同,是军官,并且有贵族身份。路德维希雷恩是小说的主人公的姓名,也是作者的笔名,他的真名是阿诺尔德维特冯格尔瑟瑙(ArnoldVieth von Golenau),1889年出生于德累斯顿的一个贵族家庭。他的父亲是萨克森王国宫殿的太子师,给太子格奥尔格(1893—1943)教数学和物理。阿诺尔德自幼在宫殿长大,与太子是老友。一战期间,阿诺尔德在声威极高的萨克森王家第1近卫掷弹兵团执役,与老友格奥尔格太子并肩作战。阿诺尔德担任过连长和营长。《战役》里写的乱世佳人-一战小说《战役》序文是小兵的生生死死,应当说首要来自阿诺尔德的调查,不是他的亲身阅历。

阿诺尔德在战后走上学术路途,在哥廷根和慕尼黑学过法令、经济学、艺术史和俄国语言学等科目。他的爱好十分广泛。读万卷书,也要行千里路,他在1925和1926年徒步旅行了欧洲多个国家,还去了近东。1927年回国之后,他持续学习,这一次到维也纳攻读考古学、艺术史和我国史。

他的思维逐步左倾,这在其时的德国贵族傍边是不多见的。1928年,也便是他的《战役》出书的那一年,他参加了德国共产党。1929年,他第一次去苏联“朝圣”和学习。1930年,他宣告抛弃自己的贵族姓氏,与自己的曩昔当机立断,并开始使用路德维希雷恩这个姓名。

雷恩出狱之后,正好赶上西班牙内战。包含加缪、聂鲁达、乔治奥威尔、海明威在内的许多世界左翼人士赶到西班牙参战。雷恩也去了西班牙,参加闻名的第11世界旅,与海明威打过许多交道。不过,在1955年出书的小说《西班牙内战》中,他没有指名道姓地说海明威,只说“一个美国人”,由于其时东德官方敌视海明威这个西方财物阶级社会的现代主义作家。1947年,他来到苏联占有的德国东部,成为教授、作家和东德艺术院院士,作品颇丰,在20世纪德语文学史上占有了一席之地。

《战役》这部小说是德语文学的一部分,也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它的论题是具有普世含义的:战役不是什么光辉、豪放、巨大的东西,对参加战役的人来讲,它是低微、烦闷和荒唐的。